婆媳真情暖山乡

       都说自古婆媳难相处,婆媳矛盾一直使很多家庭深受困扰,然而,从南方大城市嫁入山阳县山沟里的外来媳妇林翠喜,不仅不嫌弃婆家贫寒,在婆婆重病后,还义无反顾地辞工回乡,亲自照看。记不清有多少次,她背着婆婆艰难地走在蜿蜒曲折的山坡小路上,山林寂静,鸟儿啁啾,夕阳拉长了一老一少两个重叠的身影,这个情景让很多人心生感动。在大家眼里,她们是不幸的,又是幸福的,毕竟,婆媳之间情同母女的状况在现实中确实少见,当人性的美好跨越物质、疾病、意外等重重考验,最终胜出时,那闪烁着“真善美”的影像就足以让所有人肃然起敬、为之叫好。

   1 结婚只花了9块9

  林翠喜的老家在广东省江门市,父母都是生意人,家境相对宽裕,对这个唯一的女儿,他们一直视为掌上明珠,没让她吃过什么苦。打工期间,林翠喜和山阳青年田宝相识,这个朴实憨厚、正直善良的小伙深深打动了她,随着了解的增多,林翠喜越发确定这就是自己今生要找的那个人。

  恋爱期间,林翠喜就知道田宝家境不好,但去过他家之后,还是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到了:虽说离县城不远,但进沟要走两里的山路,路上坑坑洼洼,两旁长满杂草,两间解放初期盖的土房,就建在半山腰的平地上,屋内光线昏暗,破烂不堪,连水泥地面都没有打,更别说找到一件像样的家具。即便如此,林翠喜还是被田宝一家人的热情厚道感动了,第一次来,她就喜欢上了这里,“不知道为什么,周围的青山绿树让我心里格外踏实、清净。”经过两年多的相处,田宝向心爱的女孩求婚了,一向开明的父母担心女儿受苦,最初并不支持他们的婚事,但倔强的林翠喜却说:“嫁一个好人家,比摆多少酒席都重要!你们放心,只要他对我好,一切都会有的。”

  2008年,林翠喜和田宝结婚了,没有彩礼,没有三金,没有新衣,没有婚房,甚至没有摆酒席,也没有蜜月旅行,只花了9块9毛钱领了一个结婚证。婚后不久,林翠喜怀孕了,为了赚钱养家,老公继续南下打工,而她则留在老家,与公婆一起生活。从这个时候起,林翠喜就跟着婆婆学习做家务、干农活,南北方生活习惯的差异,以及双方家庭环境的巨大落差,让林翠喜闹出了不少笑话。在娘家时,做饭都用煤气灶,到了婆家则是最原始的柴火锅灶,学烧火时,林翠喜好几次把灶房都点着了。那时,家里还没有接通自来水,只能去附近的井里打水,300米的路程,担着两桶水的林翠喜却急忙走不完,等她喘着粗气到家时,满满的一桶水也晃得只剩下半桶了。

  林翠喜淡淡地笑着讲她的故事,没有一丝抱怨的口气,她的笑容有一股神奇的力量,让听者不再抱有同情的心态,反而把这些当成了一个个有趣的小故事去听。和城里比起来,农村生活还有诸多不方便,比如上厕所只能去旱厕;没有淋浴,很久才能洗一次澡;没有热水,大冬天洗衣服也要用井水,冰冷刺骨的井水把林翠喜的手都冻得开裂了。因为家里穷,怀孕时,林翠喜特别想吃肉,但一两月都吃不上一次,这些“苦”是她以前从没经历过的。不过,林翠喜却不觉得委屈,她说,老公每天都会打来电话关心她、宽慰她,虽然物质上穷些,精神上却是愉快的。

  孩子出生后,林翠喜不顾身体的疲惫,把孩子哄睡后,又帮忙去地里种小麦、种玉米,以前很少吃面条的她还学会了擀面,不知不觉,她已经完全融入了当地的生活,成为田家不可或缺的一员。孩子稍大点,林翠喜就把孩子留在家里由公婆照看,自己则去了南方,和丈夫一起打工挣钱,这期间,他们把攒下的钱拿出来,还向亲戚朋友借了8万元,在老屋对面盖了一栋两层楼房。正计划着多攒些钱把账还了,再把新房好好装修一下,一家人都搬进去住时,一个噩耗从老家传来。

  2 背着婆婆看病

  2014年4月的一天,林翠喜往婆家打电话时,婆婆向她唠叨,说这阵子老是想上厕所,总感觉哪里不舒服,她便催促婆婆去医院检查,结果,这一查竟是糖尿病。这个消息让一家人无法接受,家里一下子乱了,当了一辈子农民的公公不知所措,两个年幼的孩子也无人照料,为了让丈夫放心工作,林翠喜决定先一个人回家看看情况。

  这次回家,林翠喜带回了打工的全部积蓄,担心不够,又问娘家人借了一万元,到家后,她才发现情况比想象的要严重:婆婆已经不能走路,躺在床上不能动弹,身体非常虚弱。林翠喜先带婆婆去山阳县医院做了检查,结果医生说太严重,治不了,林翠喜不相信这个冰冷残酷的结论,当即决定带婆婆去西安的大医院看病。记得那天还是个雨天,因为路不好,出租车都不愿意进沟,为了省钱,林翠喜收拾了一堆碗、盆、纸、杯子等生活用品,大约十几斤重,挎在肩上,背起婆婆,就往沟口走去。走的时候,她还穿着拖鞋,都没顾上换掉,村里人看到后,一传十十传百,纷纷感慨地说:“田家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,找了这样一个好媳妇,比养女儿还顶用啊。”

  到了西安,因为医院床位异常紧张,她找了个小旅馆先把婆婆安顿下来,第二天凌晨4点钟,就起床去医院排队预约,一个星期后,婆婆终于住进了医院。在一个月的住院期间,林翠喜日夜陪护在病床前,每天都要早早起来,给婆婆洗脸、刷牙、擦身体、挂针、洗衣服,其余时间,她就端着尿盆守在一旁,因为婆婆随时都可能想小便。林翠喜说,婆婆有时会失去知觉,出现遗尿等情况,她就买来尿不湿,并用塑料纸铺在床单上,保证被褥始终干爽。买饭时,林翠喜总给婆婆买贵点的饭,她觉得,病人得吃好一点,这样才能跟上营养,自己则什么便宜吃什么,婆婆实在吃不完了,她再接过去吃剩下的。医院的环境十分嘈杂,加上住的是4个人的病房,那一阵子,林翠喜一个完整的觉都没睡过,每天都是恍恍惚惚的。

  出院后,婆婆感觉好多了,就催林翠喜出去上班,让她不要操心家里。结果走了不到一个月,公公就打来电话,说婆婆病情又加重了,于是,林翠喜再次回到了老家,这一待,就是一年多。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,林翠喜已经能熟练地照看婆婆、打理家务了,她瘦弱的肩头越发的结实,背着婆婆时也不再像以前那么艰难了。婆婆的身体逐渐恢复,为了多挣点钱,林翠喜再次出门打工,但是又放心不下家里,中间几次请假回来。

  3 撑起艰难的家

  2018年刚过完春节,又一个噩耗突然传来:婆婆突发脑梗,双目失明,四肢麻木,下个台阶都要人背,连筷子都捏不住。婆婆看病要花钱,一家老小要生活,丈夫还要挣钱养家,在这种情况下,林翠喜毅然辞去了一个月三四千元的工作,只身回乡照顾婆婆。林翠喜知道,这一回去,意味着要和丈夫长期分离,意味着可能今后一直都要在农村待着,也意味着更多的时候,她要一个人撑起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。

  林翠喜告诉记者,她刚回来时,婆婆瘦得只剩70来斤,躺在床上一点饭都吃不下,肠胃非常虚弱。咨询医生后,得知这种情况应该多吃新鲜蔬菜,多喝水、牛奶,她就变着花样给婆婆做吃的。农村的生活比不上城里,整日都要面对繁重的家务,周而复始,没有尽头。每天,林翠喜早早起床,帮婆婆洗漱、做早饭、喂饭、按摩四肢、洗衣服,为了防止长期卧床长褥疮,她每周至少给婆婆洗一次澡,甚至忍着心中的恐惧,学会了打针,定期给婆婆注射胰岛素来降低血糖,同时,还让公公焊接了一个手扶的双杠,放置在院子里,每天扶着婆婆进行康复训练。在这样精心的照料下,婆婆的状态好了很多,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体重增加了上十斤。

  4月份,婆婆的脑梗又犯了,送去医院住了半个月。在这个过程中,林翠喜一直守着婆婆,寸步不离,连医生都羡慕地对婆婆说:“你女儿好孝顺啊。”顾了这头,就顾不住那头,因为公公还要在附近打零工,婆婆一犯病,两个孩子就没人照看,好在亲戚们都很好,经常收留孩子去家里吃饭,说起这些,林翠喜充满了感激之情。

  为了多挣点钱,替丈夫分担经济压力,林翠喜托人在县城的超市找了一份工作,工作时间是三班倒,一个月1000多元的工资,这下,她更忙了。尽管如此,林翠喜对婆婆的照顾却没有减少,每次上班前,她都要做好饭,安顿好婆婆才放心地出门,下班后,又马不停蹄接着干活。真心总能换来真情,共同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,婆婆早已把林翠喜当成了自己的女儿,除了习惯性的依赖,还多了一份母亲对女儿的心疼和担心。林翠喜说,因为沟里没有路灯,上夜班时,婆婆就很操心自己,有一次,她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,就没去跟婆婆打招呼,结果早上起来听公公说,婆婆那一夜都没睡好,于是,以后不管多晚回来,她都要去陪婆婆聊会天,然后再收拾洗漱。

  采访时,刚好赶上午饭时间,林翠喜把婆婆从床上扶起来,在堂屋的凳子坐下。“妈,先把针一打再喂你吃饭吧。”说着,她掀起婆婆的衣服,熟练地打了一针胰岛素,然后赶紧给她喂饭。“打完针后,如果不及时吃饭,人就很容易昏迷。”林翠喜解释道。

  婆婆是个勤劳能干的女人,直到现在,她都不能接受自己生病的事实,经常一个人黯然流泪,有时甚至还给儿媳妇发脾气。最初,林翠喜有点不能接受,但是她很快调整了情绪,把自己放在婆婆的角度换位思考,就觉得很能理解,毕竟一个健康的人突然卧床不起,任谁都是无法接受的。“婆婆的几个儿女都在外地,各自生活也不容易,没法经常回来探望,婆婆经常想他们,我就劝她,几乎每天都要给她做思想工作。”

  结婚十年,林翠喜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城市女孩变成了泼辣能干的女汉子,她说自己经常感觉很累,每天都睡不够,生活的重压让她看上去憔悴了许多。现在,她依然买不起漂亮的衣服、精致的化妆品,或者说她把这些钱都用来给婆婆看病了,儿时的朋友要么有房有车,要么出国留学,而她却一无所有,似乎还在原点徘徊。林翠喜说,偶尔,她也有心烦的时候,每当此时,她就会一个人去屋背后的山林里转一圈,回来就把什么都看开了。“老公对我很好,这么多年,我们从来没吵过架,有什么事都商量着来,到现在我都觉得,他是最适合我的人。”说到这里,林翠喜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幸福的光芒,她乐观地说:“等小孩长大了,生活总会好的”。父亲也经常宽慰她,金钱很重要,但家人更重要,家人一旦失去了就再也没有了,钱没了还可以挣。

  在林翠喜的公公看来,林翠喜就是他们家的天,是他们老两口的靠山。这个不善言辞的老人激动地说:“家里的大小事,都是儿媳妇来操心,所有的家务活都是她一个人干,我这个儿媳妇比女儿都孝顺,是我们全家的恩人啊!”(文/图 商洛日报记者 肖云)